我的位置:首頁 >   > 

    【蠻自】簡單生活《0708,第一章》

    發表時間:

    ch1 華樂,火橘色的鳥。
       如果事情可以那麼簡單我一點也不需要大老遠跑來看你臉色。

    大雪中,一個身上插了好幾支箭的少年,渾身是傷的被綁著,以半跪著的方式被迫壓在地面。即使另一個武將的刀已經架在他的脖子上了,他還是不甘示弱的瞪著眼前的人,彷彿用盡力氣的想在生命終結前在那可恨的人身上穿上好幾個洞。

    他脖子上的刀身正一閃一閃不規律的反射出冬天太陽的光,就像陰狠的嘲笑著他這般所向披靡、戰無不勝的人,也會落得這邊地步。彷彿急需見血似的,武將又稍稍用了點力,將刀緩緩的嵌入少年的脖子中,血涓涓而出,少年卻壓抑著不流露出任何不適的樣子,依然不要命似的死死盯著武將。就因為這樣,四周咆叫的噓聲又更大了。

    就算是斬首示眾,他還是會以他認為最高傲的方式死去。

    他身上的傷口仍不停的抽痛著,幾乎快抽走他的意識,但只要眼角還能看得到身旁已經身首異處的弟兄們,他心裡的憤怒就如源源不絕似的支撐著他立起身子,直挺挺的絲毫不容許別人質疑自己的威嚴,更不許別人看他笑話。

    他的腦子又開始飛快的運轉著,但不幸的,看來這次他真的必死無疑了。

    「快啊!將軍,殺了他!這人的造的孽如此深重,此乃替天行道,應速速了結他!」四周的看臺裡,有個男人這麼吼著。
    「你們這群惡魔死幾百次都不夠!百姓民不聊生、老弱婦孺們都在戰爭間失去依靠,間接造成戰亂的就是你們,你們當不得超生!」群眾的憤慨都化為一句句鋒利的言語為少年送上最後一程。

    儘管眾多謾罵聲四起,響徹雲霄,被指責的對象卻成是那副事不關己的傲世樣子,猖狂的笑了一下,「啐!」的一聲,不顧還有把刀架在脖子上,硬是將頭抬得更高、把脖子伸得更長,從他脖子上淌下的血越來越多,他卻拋開不管的向聲源吼回去:「笑話!我們也僅僅是奉你們主子的命,討伐他軍!不得超生的會是你們主子!我們為他們打仗、殺敵,最後卻反過來被他們所殺!做出如此小人招數的就——」不等少年話說完,武將就喝斥下去,「大膽!死到臨頭了還敢大言不慚的出此狂言!」。這一吼,倒是讓少年安靜下來了。

    「將軍!不須再給他苟延殘喘的時間了,快將他千刀萬剮!」
    「殺啊!你們這些人前佛人後魔的偽善諸侯們,最好小心一點,我們會回來報仇的,哼,屆時血洗你們每個諸侯國!」少年不滿的回應。

    身穿紅色盔甲的武將一聽到這種侮辱主子的話,先是一僵。反應過來後,即憤怒的顫抖著更加在刀上施力,不出幾秒,鮮血就四濺,那該死之人終於人頭落地了。

    愚忠
    這是少年此生最後的意識裡的最後一句話。

    太陽仍舊不懈的向蒼寒的雪地綻放熱情,卻怎麼也給予不了人們真實的溫暖。隨著七人的生命被帶走,人們雖然歡呼、雀躍、鬆了一口氣,卻還是填補不了內心的瘡口。
    畢竟已故的親人,是回不來了啊。

    之後七人的屍體被士兵草草的拖出去,草草的在靈山下埋了。參與的也只有幾個地位下階的小兵,以及一名鎮妖鎮靈的法師。城主們在觀完他們被斬首後,就去參加慶宴了,看也沒敢多看一眼。從拖走他們,到埋葬七人的過程中,完全沒有人民來看熱鬧、或是來破壞屍體。也許大家已經疲憊了吧,對於戰爭,對於殺戮,對於仇恨,只冀望接下來的日子,可以就此和平。

    這裡,幾年下來便被人以七人塚代稱,也沒有其他告示牌特別寫道這裡是所謂惡人的墓塚。
    而人們通常會避開這裡通行,這一帶漸漸變的人煙稀少,成了荒壤。
    僅僅幾株雜草生長在墓旁,慢慢的向上生長,幾年間也只是長了十幾公分。彷彿早就預料到了十五年後,墓中人的回歸,靜靜的等待著。

    這是眾所皆知的,七人塚的來歷。
    但是,倒是有件軼事,發生在剛埋葬完七人隊的那天。

    空氣中突然出現許多亮紅色發著光的粉末,圍成一顆球,速地,就轟然出現螺旋狀的火焰包住整顆球,然後漸漸雛成人型。出現的是一名長的妖艷的女子,身穿華服,身上唯一的裝飾品就屬她左耳上金子製的長條型耳環了。

    「為了要鎮靈,還特別設了墓塚啊?明明殺了那麼多人,死後還能得其所,你們也該滿足啦。」女子戲謔的說著,感覺上是個愛湊熱鬧又八卦的人,別人的事就能輕輕鬆鬆的拿來開玩笑。

    她輕輕拿下耳環,將它放置右手心裡,用意志就讓耳環變回了原型,那是一把長刀。她又拿起長刀,往其中一個墓塚一指,再向上揮,一縷白而稍微透明的絲被拉了出來,突地一道白的令人睜不開眼的光從中出現,那名女子舉起左手,讓長長的和服袖擺遮住眼,待到白光慢慢消失,才把手放下。

    她有些不滿的皺著眉,誇張的噘起嘴,大大方方的露出兩顆漂亮的門牙,「我說你啊,那張臉是怎麼一回事?我可是特地來幫你復活的耶!」,她把刀立著,直直的敲在地面,然後盯著眼前的人,不太高興的瞇起眼睛,形成兩個等於的形狀。

    在她的眼前,是剛剛最後被斬首的少年。少年驕傲的揚起下巴,不,其實他也只是不甘示弱的抬頭看著眼前高挑的女子。在她面前,他是真的矮的多了。

    對峙了一下,終於打量完眼前人的少年終於開口了:「幫我復活嗎?妳是誰?」他有些疑惑的看看兩隻手的掌心,看到自己可以透過手心看到地面,他馬上意識到自己現在是個亡魂。他質疑的抬頭莫名其妙的看著眼前的女人,她到底是人還是妖?真的是來幫助自己的嗎?

    她有些好笑的盤坐了下來,把刀放在地面,右手握成拳的向左手心打了一下,自顧自的點了點頭,「也對,你應該還不知道我是誰啦,蠻骨。」,她裝作無奈的又搖了搖,說:「想當初你還是個那麼小、那麼單純可愛的孩子呢,怎麼現在變成這樣了呢?一臉兇巴巴的,一點都不可愛。」蠻骨一聽,先是一驚,然後疑惑,最後有點不屑。但隨即又冷靜了下來跟著坐下。

    「妳廢話少說,回答我!」
    「你閉嘴啦,再這樣不禮貌我就不幫你復活了喔。」

    蠻骨閉上了嘴,即使心中還有不滿,但他願意等她發完瘋再辦正事。
    畢竟,小不忍則亂大謀。

    「我是華樂,華彩的華,樂曲的樂。」華樂頗不高興的有點想上前拉蠻骨的臉,「你這小鬼,最好安份一點,不要再擺那張臉了啦!」但後來想想,她現在也碰不到他就作罷了。

    蠻骨努力壓抑心中想揮拳的衝動,試著面無表情一點。如果這個傢伙真的能讓大家復活的話,他還是會感謝她的。有需要的話,他還可以幫她做幾件事,或是給她他所累積下來全部的財產,這些都可以。他對於恩人,還是有相當禮遇的。
    而且只要一想到馬上就可以復活,他就感到興奮不已。他真的想一一砍掉那幾個混蛋諸侯的腦袋,報一箭之仇。

    「在你小時候,我曾經被你救一次,那次是我還在修行時不小心妖力反噬,變回原型剛好被你救到,我的原型是隻火……橘色的鳥。你有印象嗎?」
    蠻骨搖搖頭,儘管他很努力的去想了,還是沒想到什麼。而且他不太相信自己會去救人,或是動物。

    「然後還有一次,是我不小心被我居住的村裡的人發現我是妖怪,人們懼怕我,就都來追殺我。我不想傷人,逃跑的時候才會被砍傷,所以我又變回原型了,然後又被你所救。」華樂強調了好幾次又的音,看了看蠻骨,只見對方開始有了茫然的臉,她嘆了口氣搖搖頭。

    這女妖還真是愚蠢啊,蠻骨惡毒的想。

    「所以啊,為了報答你,我決定給你五個願望。也就是說,你救我一次,就算兩個願望。因為我個人不太喜歡四,所以你得幫我做一件事,湊個五。」

    而且還很奇怪。蠻骨又想。

    華樂伸手在衣懷裡掏了掏,然後拿出一顆粉藍色的珠子,「我讓你復活,但你要負責先把這個拿去給另一個我,她可能不認識你,但你要努力讓她相信你。」她將珠子在蠻骨眼前亮了亮,換了張嚴肅的臉說著。

    「可以,我答應妳。」蠻骨一口答應,這哪有什麼難的,只要能復活,他都願意去做,「但我希望妳能先讓我的兄弟們一起復活。」。

    蠻骨話一脫口,華樂馬上反駁:「這可不行,你得先去執行我給你的任務才可以許願。」你們一群人橫衝直撞殺來殺去的,是怎麼在另一個世界好好做事?好歹也要先讓大哥習慣那裡的生活再說嘛!華樂暗暗的想。

    看著她帶著堅持的眼神,蠻骨沒有多說什麼。只要先去執行任務就可以了,接下來讓大家也復活的事,其實也不急。他有把握的,時間到,他就一定做得到。
    他還是稍微點頭表示同意了。

    「好啦,既然你同意了,那就開始來辦正事吧!」華樂拿著刀起身,蠻骨馬上跟進。她舉起刀,指向蠻骨,而蠻骨本來是要跳開的,卻奇怪的跳不開,好像被釘在原地般,也無法有其他動作。華樂馬上把刀移向蠻骨的墓塚,蠻骨就像被牽了線的娃娃般跟著飄了過去,站在中央,不對,應該說是浮在中央。

    她看著蠻骨低聲念了幾句咒語後,蠻骨便沉回土裡。下一秒,破土而出!

    那些鬆軟的土壤飛得老遠,而他直直的站起身,想稍微活動一下筋骨,卻發現這副身體每動一下都是痛楚。他低了頭看著自己的身體,發現自己除了斷掉的頭被接回去了,其它受傷的部位根本還是原樣,沒有恢復嘛!
    等到蠻骨終於抬頭看華樂,她已經將刀收回去了,變成黃橙橙的耳環在她耳朵上閃閃發亮著。

    他本來想開口說什麼,卻被她硬生生打斷:「欸,聽清楚囉,每個月的月圓你才可以許願喔。因為月圓才是我妖力最強的時候。你只要對著它許願就好。」華樂以食指及大拇指夾著她的珠子,一下順時針、一下逆時針的轉動著。「不要許一些莫名其妙比如說希望每天都是月圓的願喔,也要我能力所及才做得到的,明白嗎?」她將他的手拉過來,掰開他的掌心,把珠子塞進他的手裡。

    還真像是四魂之玉的贗品。蠻骨心想,用左手接過珠子,慢慢的說:「知道了。」,但轉念一想,又覺得哪裡奇怪,「妳明明就會法術,怎麼不自己去?是沒辦法裡開這個地方嗎?」。

    「廢話喔如果事情可以那麼簡單的話我還需要大老遠跑來找你還要看你臉色嗎?」華樂速度很快、一鼓作氣的說著。

    倒底是誰看誰臉色,感覺上某人很沒有自覺。蠻骨真的覺得有點不爽了,要不是她還算是他的恩人,他還會忍到現在嗎?如果不是的話,他老早就送她一刀了!

    對了,還有他的蠻龍啊!「欸,去之前我還得先去拿回我的蠻龍,妳說的那個世界要怎麼去?我看有沒有順路。」他跳過華樂的反問,直接切入正題。只見她好像有點尷尬的抽了抽嘴角,鈍了一下,才開口:「這個嘛,我會帶你去……」說完還急急的對著蠻骨又是念咒的,不管他說他還要去拿蠻龍的話,直接又讓蠻骨動彈不得。

    蠻骨的身旁開始有光出現包圍著他,他感到全身熾熱,難以忍受。慢慢的,他從後背開始被吸入一個漩渦,他伸出右手,感覺好像想表示甚麼,華樂卻裝作沒看見,假裝毫不知情的說:「再見囉,要好好執行任務,不可以亂殺人喔!」她揮揮手,看起來就像揮掉了麻煩。

    好啦,這傢伙責任感很強,應該可以好好辦事才對。雖然有點不可愛就是了。
    真好奇他會怎麼應付五百年後的自己。

    華樂看了眼蠻骨消失的方向,打了個響指,點燃一顆火球包圍住自己,化作鳳凰飛走了。

    嗨我是阿花,這篇其實是在講關於蠻骨到現代一遊的故事。
    我最近常在想,如果蠻骨跑到現代他到底會怎樣(笑翻
    我才疏學淺,用字遣詞常常有不當或出錯的地方,請多包涵及指教哦

    還有,如果喜歡這篇文的話請麻煩回覆一下,不要潛水。
    因為每一則回覆,不管是褒是貶,都是寫手們繼續努力下去的動力
    不管是留什麼,我都會很開心~
    再次感謝你的點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