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頁 >   > 

    關於這些人《171111,裴尚恩》

    發表時間:
    【爵晴】失去記憶的前一天。

    PM22:25

            別墅區道路上,一道纖瘦的黑影正沒命似的往前狂奔。

            只要跑到大馬路攔截一輛車,她就成功了。

            從後母將她軟禁在房間,準備要她嫁給那個男人那天起,任尤芹便每時每刻都在做逃婚計畫。

            那個男人,傳言中他手段殘忍、囂張霸道,他的財閥帝國都是在他那雙殺人於無形的罪惡之掌上建立的。

            因為從來沒有聽過這位大爺的年紀,也從沒誰敢曝過他的照片,所以任尤芹認為這個人絕對是個又肥又醜還禿頭的老人。

            要她嫁給這種噁心變態的老傢伙,除非她死。

            遠遠聽到任家那邊一片吵雜。

            完了,被發現了。

            任尤芹低下頭,一咬牙,更加快往前衝。

            就在她一不留神,她撞上了結實的肉牆。

            她摀著鼻子抬頭看去,只見一個穿著西裝,散發著淡淡的古龍水味,讓四周空氣都變得清新好聞。

            「對不起!」她連忙道歉,轉身趕緊跑掉。

            突然她的手被緊緊抓住,她一轉頭看去,眼前的男人在路燈的照射下,深邃的五官冷峻,一雙黑眸犀利又冷酷。

            「放開我!」她努力掙扎,卻根本掙不開他。

            一輛黑色車子無聲無息的靠近。

            男人一臉玩味的注視她後便鬆開她,轉身往車子走去。

            「快點!抓住她!」遠處傳來後母的聲音。

            任尤芹轉頭看去,她當機立斷,趕緊跑去拉開那黑色車子的門。

            但車門卻鎖上了。

            她猛力拍著車窗,叫喊:「開門啊!有人比我嫁給一個又肥又醜又有禿頭的老男人,那個男人是個恐怖殺人犯,我才不想嫁給他,你應該不會見死不救吧?所以拜託救救我啊!」

            車窗搖下。

            「又肥又醜又有禿頭的……老男人?」男人黑眸眨了眨,玩味的看著她。

             任尤芹急得猛點頭,「具體的等我上車再跟你說,可以嗎?」

            車後座門鎖開啟,任尤芹便迅速打開車門鑽進去。

            車子即時發動,開走了。

            心臟劇烈跳動得讓她喘不過氣,她呼呼的喘著。

            「謝、謝謝,哇啊——」任尤芹望向一旁的男人道謝,卻不知道男人一張放大的俊臉近在眼前,她嚇得趕緊往旁退去。

            男人黑眸深不見底,骨子裡最原始的征服慾望開始控制不住的蠢蠢欲動。

            他的大手猛然將她纖細的腰環起,那強而有力的力道,讓任尤芹震驚。

            「你想幹嘛?」任尤芹感覺到了危險,比後母追上來時那種可怕還強烈,她用雙手撐開自己跟他的距離,可男人比她高大太多的精健身軀實在不是任尤芹所能抵抗。

            男人一條修長有力的大腿抵過,硬生生的把她兩腿支開。

            「你、你要幹嘛?」看到他緩緩的手,任尤芹驚恐大叫。

            隨著她身體的扭動跟掙扎,卻是進一步禁錮。

            然後,任尤芹整個人都僵硬了。

            他竟然……

            原本一直側著頭迴避著跟他正面對視的任尤芹,迅猛的回神與他對視。

            呈現在她眼簾的是那俊美異常卻又含著戲謔味的俊臉。

            他終於鬆開她。

            「看來妳還是個處女。」

            任尤芹渾身顫抖的更加掙扎:「我要下車!」

            以為長得帥就能如此亂來嗎?真是齷齪。

            「這車,可是妳求著要上的喔。」

            「你到底是誰?」

            男人幽深的眼眸中,閃過一絲冰寒,唇角勾起的笑容極冷,他湊近任尤芹在她耳邊,語氣散漫的說:「我啊,就是妳說的那又肥又醜又有禿頭的老男人。」

            「什麼?」

            「我這個樣子與妳形容的那個樣子,像嗎?」

            「停車!」任尤芹大吼著。

            車立馬急煞,任尤芹一開門就是跌跌撞撞的跑掉。

            沒想到要嫁的不是又肥又醜又有禿頭的老男人,反而是這種仗著自己長相帥氣就能理所當然的戲謔女人的傢伙。

            她跑到不能再跑,終於慢下腳步,直到她看見前方一個轉角處的對面有一家便利商店,才驚覺此地陌生。

            為了逃婚,搞得她這麼累。


    PM23:48

            坐在商店外頭的任尤佳看了看四周,這種時候早就沒有什麼人車了,整條路變得非常安靜。

            「要去哪裡呢?」

            Line!

            在這麼安靜的時候突然響起這麼響亮的提示鈴真的會嚇到。

            為了逃跑,她都忘了自己身上有帶著手機,取出點開螢幕看,原來是她的妹妹任尤佳。

            "姐姐,妳在哪裡?"

            "我也不知道這裡是哪裡,我只知道我跑了好久。"

            任尤佳因為住在學校宿舍,所以家裡發生的事情也都是透過姐姐才知道。

            "太可惡了,竟然這樣對妳,爸爸呢?"

            "爸他上星期就被公司臨時調職到上海三個月。"

            任尤芹說到父親,心情就非常低落。

            "如果爸爸在……就好了。"

            任尤芹站起身離開了商店,她低著頭與妹妹打字聊天。

            就在過馬路的時候,她沒有注意到遠處一輛黑色車子向她駛來,白色的車燈映射在她身上。

            當她一抬頭時,只聽見一聲巨響,眼前的畫面晃動著,最後映入眼簾的是漆黑一片的天空,她最後的痛覺來自後腦部,之後雙眼一黑,什麼也不知道了。

            而手機掉落在一旁,螢幕上的玻璃裂了一半,還顯示著任尤佳傳來的訊息。

            "姐姐,我好想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