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頁 >   > 

    倒著走《0114,2》

    發表時間:
    空號這篇是在台論發文並完結的,我想,先放這兒吧。
    是范家三兄弟分之二的故事(???),時間設定是在他們高中時,也真夠古老了哈哈哈。
    不知道究竟能不能寫得出來,即便好幾年前開始就在腦中描繪,但真的愈來愈沒有打文的空閒了,期許能一個月發一章。
    大概2013年底就想寫了,一直拖到現在。
    開頭就用范詠楓的視角吧,是2014/1寫的耶,雖然有想過要重寫開頭,不過我覺得這樣的開頭也不錯,反正是寫給自己看的~~~

       *   *   *



    二十年後


      「你……到現在都還沒有對象嗎?」

     

      「我不會結婚。」

     

      「誒——這是不婚族的意思嗎?還是說,你喜歡的其實是男生?」

     

      「不,我不會和任何人在一起。」

     

      「你真的比你哥還要奇怪。」

     

      「妳十年前和二十年前都說過同樣的話。」

     

      「原來我們認識這麼久啦,但我始終搞不清楚為甚麼。」

     

      「那就繼續搞不清楚吧。」

     

      「你心裡到底哪一部分有殘缺啊。」

     

      「都兩個孩子的媽了,怎麼還這樣講話?真糟糕。」

     

      「只有在高中同學面前才能如此肆意妄為啊,不過你看起來就是比我年輕……欸,你是真打算成為妖精的夥伴嗎?」

     

      「說不定哦。」

     

      「你這是打定主意不……」

     

      「我說過了啊,從高中時妳就知道了不是嗎?」

     

      「……你一點都沒變呀。」

     

      「我會一直維持這個樣子。」

     

      是啊,我會一直停在那個時間點——即便只有我。

     

      我擁有的,是不被允許,一旦被任何人知道後都有可能造成天崩地裂的愛戀,它自始至終都會是個祕密,一點也不誇張。

     

      說好聽點,我喜歡的是我的高中同學。

     

      講白一些,我喜歡的是我的大嫂。

     

      二十年了。

     

      我曾以為我是范家最聰明,最不會去傷害自己的人。

     

      但我好像錯了,而且錯得非常徹底。

     

      無論是范俞楓還是梓楓,都擁有自己的幸福了,而我只是像敘舊一般和暗戀了好久好久,久到不可思議的對象說著如同高中時那些莫名其妙的話語。

     

      「如果當初沒遇到范俞楓,妳覺得妳現在會怎樣?」

     

      「我大概高一下就會被你的毒舌激到轉學了吧。」

     

      「我們有差那麼多嗎?」

     

      「那時候我也不清楚,但你們第一眼給人的感覺是差不多的,認識以後才會有種『啊,真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呢——』這樣的感覺,畢竟你這個人完全不善良啊。」

     

      「甚麼嘛,說得真直。」

     

      「可是有些地方還是像得不得了哦,讀書就不說了,例如對天文那分令人望塵莫及的熱忱啊,還有一些會感到有興趣的事物。」

     

      啊啊,沒有辦法嘛,因為我們是兄弟,難免會有異同之處。

     

      還有喜歡的女生類型啊——

     

      開玩笑的,只是碰巧罷了。

     

      「我喜歡妳」這四個字,看來這輩子是不可能對她說出口了,她也真可憐,得不到我的喜歡了呢——只有范俞楓那恍然大悟之下突然蹦出來的告白而已。

     

      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可憐啊。

     

      本來應該在高二轉進資優班的我居然繼續待在普通班而且還選了社會組。

     

      真可憐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這濫情的傢伙啊……」她曾這麼數落我。

     

      我只不過是交了——個女朋友而已啊,連我也不明白為甚麼大家都這樣分分合合,真是太奇怪了。

     

      自己直到他們結婚前都很忿忿不平,處處和范俞楓對抗。

     

      一方面是想得到爸爸的稱讚,另一方面……反正就是那樣嘛,爸爸的公司甚麼的,我一點也不想要。

     

      都這個年紀了,說初戀實在是丟人現眼,但我還是——

     

      我已經放棄了,但有些東西是停不下來的,所謂赤子之心與不可抗拒之力就是那樣來的吧?

     

      在那個繁花盛開的夏日啊——我踏上了成為史上最可悲傻瓜的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