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頁 >   > 

    【空痕前傳】末路的開端。

    發表時間:
    注意事項:
    本文所有地名將延用東漢至西晉間的地名配置,只有少數地名為虛構。
    本文並無明確朝代,但年代最接近隋朝,君主名皆為虛構。
    本文提及中醫療法取大略方向,若有需要請詢問專業中醫。
    本文某些器具可能不符合史實年代,部份參考其他器具或自創。
    本文以劇情故事論,角色的接文將決定部分劇情發展。
    本文故事內時間共長十五年,角色性格的變化與實力可隨時間增強
    故事介紹:
       黃漢哀帝二年,楊昭承接先皇黃漢文帝楊遜留下的廣大基業再度壯大,歷史稱龍景之治,而楊昭更重視文武均衡發展尤其在醫學方面更盛,黃漢哀帝十七年,波斯扶桑的經濟交流,整個神州大陸往來的外國商人不知是有記載以來的幾倍,波斯王朝更派來波斯王的女兒與楊昭政治聯姻,當然此舉文武百官相當反感,深怕蠻夷之邦波斯壞了皇室血統,楊昭不以為然這些傳統,十八年不明原因派星官侍襲擊大理國王,雖襲擊未果但漢苗不兩立的裂痕加深,此時全國面臨動盪,有人說是要剷除南方後患,也有一說是楊昭是為了奪取苗族的萬蠱祕法。
      
      黃漢哀帝十九年,四川唐門組織遭朝廷秘密組織星官侍血洗,唐門兩大毒經之一毒龍煉石遭星官侍奪取,只剩毒龍百生典籍在唐門手中,令江湖震驚的是四川唐門本來就不是好惹的一群江湖團體,如今此例讓整個江湖人心惶惶,哀帝二十年壽陽城韓家滅門血案,就是一切故事的開端。
     
    前言:
       人沒有無私的,慾望情感交雜會讓人變樣,得不到的情況下渴望變成了仇恨,最後仇恨將引領一個人走向不歸路,或著引領整個蒼天走向不歸路也不一定,到了最後人依然買不到早知道,隨者流轉儀的停滯,我們看到了不能改變的事實,早就沒有願望的我們看著陰陰的天嘆息,回憶的餘燼復燃,在吾命休止之時,我要世人記得,我們是為了什麼而立於天地,我們曾經想過不問世事互相扶持走下去,但終究我們並沒有委屈求全,即使最後只剩嘆息……
     
      
    名詞介紹(組織或家族) 
      
       壽陽韓家:壽陽韓家滅門血案的主角,韓家世代行醫,雖醫館不大但他們醫術精湛對於窮人更是照顧,韓家成員為人稱金針聖手韓桐,百藥仙女柳嫣,與其女韓湘綾一家三口,尤其韓湘綾醫術突飛猛進年少大成,為兩老津津樂道,而韓家有所謂的家衛,長期雇傭做為外地行醫或採藥的護衛,由於韓家待人如親,家衛也義無反顧的跟隨。
     
       四川唐門:行跡武林百年一個神祕的組織,典型的家族世門派,但並沒有人真正了解其本質,他們有一套超越善惡的道德標準,只為自己的利益做事,但基本上在 檯面上的善事居多,然而他們私底下幹的壞事估計也不少,由於多以毒藥、暗器、機關、短兵器作為行走江湖的手段,在所謂名門正派眼中相當骯髒卑鄙,在遭遇星官侍血洗後唐門隱身於青風湖(現今四川九寨溝),準備時機一到暗殺楊昭,在血洗唐門事件後受黑苗大理國資助,暫時聯合。


      青天府:每縣每城都設立的青天捕司遵守縣城命令執行,如同現今的警察局,但管轄規模更大,捕快負責查案、搜索、巡邏、維持治安、捉捕要犯,捕快要膽大心細也要武藝高強,但各地青天府也有不少陋習,因為捕快薪水不高,所以收取規費的不法行為也是有的,而有心做事的捕快也常受壓榨,韓家滅門血案派出了壽陽青天府的捕頭調查。
     
       星官十六侍:朝廷訓練的秘密部隊,先皇設立的調查機構,包辦一切國家安全的事項,原本只為了監督朝廷亂黨或偵查敵國間諜,類似現在國安局與調查局,但到了楊昭卻漸漸變質,運用這些武林奇才組成的星官侍作一些壞勾當,星官十六侍儼然變成楊昭的個人部隊,星官十六侍會先以言語恐嚇逼其就範,若從則明哲保命,不從則殺無赦。
     
      神農泉:聞而遠之的邪派,以毒草毒蟲在江湖上蠱亂生靈,與唐門或大理不同的是他們用毒只為無條件害人,神農泉常以貌美女子迷昏好心男女帶回門派在以其身試毒,而強迫服毒之人長命百歲但渾身毒瘤膿水,但又受藥亂心智甘願為奴。
     
    名詞介紹(相關典籍)
    韓家所有
    一、金針要術:韓桐集人體穴位更明確的治療方法,韓家祕傳聖典,此書在血案時遭星官侍所盜。
    二、柳氏藥典:柳嫣列出十萬言藥理書並與張機傷寒雜病論一同編列,內列各種可入藥的藥材礦石,沒有外傳的聖典,此書在血案時遭星官侍所盜。
    三、靜思心得:韓湘綾於十五歲時編列之書,記載心神症狀治方與冥想要訣,可以說韓湘綾是精神科先驅。
    四、律動心得:韓湘綾於十六歲時編列之書,記載活動筋骨之佳法,序頁便記載五禽戲的好處,可以說是體育保健書。
    五、醫仙論:中外醫學知識大全,內含本以失傳的青囊書,醫仙論中若以特殊方式排列會有天大的秘密,此書在血案時遭星官侍所盜。
     
    唐門所有
    一、毒龍煉石:唐門以礦類提煉製毒的偉大典籍,可以說是化學毒物的專門書,此文本在唐門毒龍閣遭星官侍搶走。
    二、毒龍百生:唐門以動植物或昆蟲提煉製毒的偉大典籍,此本未遭搶奪,目前在青風湖唐門倖存者把守。
    三、機鐵祕典:唐門製作各類機關的工藝書,舉凡暗器、機關、陷阱皆記載在內,而最無人所知的是真機鐵祕典,記載建造大型工藝毒龍塔的方法,而真機鐵祕典早在先皇時期遭唐門反叛者複製獻給先皇,此事唐門沒有人知道。
     
    苗族大理所有
    一、萬蠱祕法:各苗族部落養育蠱毒的方法,集自古苗族各部藥用或下蠱的技術原理的大總論,可以說是苗族的毒物學大論。
    二、蟲蠱延命法:相當於養生食法,不過能接受的大概只有苗族人。
    三、仙女祕錄:苗族各部信仰九黎三皇,地皇女媧、天皇伏羲、人皇神農,被奉為苗族戰神的黑蝶仙女的陵墓中埋藏者她親手寫下的有關於女媧的紀錄,內容若以暗號解讀可以發現女媧彩石、伏羲八卦、神農赭鞭的正確位置,以及其真正的用途。
     
    名詞介紹(照劇情順序持續增加劇情事件)


    第一章,風雲變色。


    韓家血案:韓湘綾一行人在血案當天即逃往八公山深處。


    青天府君撤換令:哀帝二十年十一月,在韓家滅門血案發生幾日後,壽陽青天府岑昆立即派青天府補頭追查,但十天後朝廷下令撤換府令,岑昆遭撤換後下落不明,韓家被烈火焚燒滅跡,青天府補頭在搜查過程中也遭到烈火焚死。
     
    屍體易容:哀帝二十年十一月,韓家血案所燒死的青天府補頭實際為動亂組織龍王寨的叛逃者,在青天府補頭逃離朝廷追殺時,龍王寨叛逃者就已經被不名人士整容成補頭樣貌,製造出捕頭被燒死的假象,此事只有那不名人士知情,而青天府捕頭也依照線索往八公山與韓湘綾一行人會合。


    第二章,偏安一隅。
     
    寄人籬下:哀帝二十年十二月,離開河岸小屋順流由壽陽淮南到了淮陰,飢寒交迫下一行人只能向淮陰前進,此處有江南聯接洛陽的大運河通往扶桑,作為兩國貿易之用,而此地商業貿易發達,一行人向大酒家的老闆娘求助,以假名暫時落腳並一同打理酒家事物,只是在這過的並不順遂,一段時間才轉好。
     
    禁抱朴子事件:哀帝二十年十二月,朝廷莫名派軍把守五嶽、終南、蒼山、八公山,此擾民之舉受學者譴責,半月後頒布禁書令,將抱朴子列為禁書,爾後封山解除。
     
    追緝令:哀帝二十一年一月,不知何時街頭巷尾貼出扶桑少女畫像,並下令若抓到此人重重有賞,少女在漢姓名為徐果,而此事也受到許多修道者臆測,徐果曾多次協助五人。


    第三章,另謀生路。


    火燒白馬寺:哀帝二十一年一月,時間在禁書事件後不久,洛陽白馬寺遭不明人士縱火,四名武僧不幸死於西廂,佛教徒對此大力譴責不名人士的惡行,淮陰的扶桑佛教徒向朝廷嚴重抗議,一行人深怕星官侍來此,在他們並未發現時先行離開淮陰,快馬往東到了廣陵郊外廢廟。


    黃漢贏政:哀帝二十一年二月,楊昭百日不朝研究如何長生不死想服丹成仙,甚至淫亂後宮強擄民女,國勢瞬間衰退,百姓民不聊生,外患加劇、皇族分裂、亂黨興起,在廣陵生活一段時日後原以為能就這樣不問仇恨的過著,廣陵事變結束後發現世道不穩,由長江搭船往回走到西塞山破廟停留。
     
    王皇后入唐門:哀帝二十一年二月在王皇后遭流放後洛陽下襄陽,襄陽又往赤壁流浪一年到了位於長江南面的揚州西塞山,飢寒交迫時先後受韓湘綾與唐門弟子援助並帶往唐門,以外家姓加入唐門。
     
    第四章,真相漸露。


    藥林事件:發生在廣陵後進入西塞山幫助王皇后後一個月,一行人遭星官侍上官雅臣襲擊,雖驚險退敵但家衛與捕頭身受重傷,緊急治療無礙後安置於破廟,韓湘綾便入附近藥林採藥,由於韓湘綾迷失方向許久未歸,同時林中匪徒早已盯上,強擄韓湘綾意圖污辱,韓湘綾苦求採藥事成依約放回就隨其擺布,身負重傷的眾人即時救下未造成憾事並處置五名匪徒,此事過後五人決定遠走南方投靠唐門,第一步就是往長沙湘江,而此也是韓湘綾的出生地湘江。
     
    再遇徐果:哀帝二十一年三月,在官兵捉拿下身負重傷的徐果滾落山崖正巧遇到韓湘綾一干人等,細心照料下日見起色,而徐果也說出了被官兵捉拿的原因與朝廷的秘密有關,當然朝廷早已不是威脅,但仍然有另一個危機接踵而至,叫做神農泉,他們的目標是韓湘綾,而這也驗證了逃亡的日子以來收集的線索,無論任何事都是圍繞著韓家打轉。
     
    第五章,奮勇再起。


    遷蜀:哀帝二十一年三月,唐門弟子所要保護的正是徐果,當初的委託人是他的叔父,因為預料到朝廷追殺,準備在血案發生前就往扶桑,卻因為追兵追殺太快分別了兩人,徐果確認是叔父的意思後打算暫時投靠唐門並尋求大理庇護,往蜀地前進停止逃亡的生活。
     
    朱提民變:哀帝二十一年七月,遷蜀進入唐門後不久大理境內皆有攻擊情事,由於成都江州兩城因為自立為王導致內部治安不穩亂黨林立,亂黨不乏仇苗漢人,建寧、雲南、永昌大理國三城接連發生漢人攻擊苗人事件,尤其建寧的朱提郡有多名苗族居民受到漢人殺傷情況危急。
     
    代黃自立:哀帝二十二年二月,長沙孫氏以南方諸王號召共同反黃漢,交州、荊南、部份益州、部分楊州建立興南,與大理國共同抵抗黃漢,而此時唐門正式加入興南國做為興南國的特殊部隊,一行人也投靠了興南國。
     
    第六章,神州動盪。


    涼州之亂(酒泉之亂):哀帝二十五年元月波斯軍在酒泉建立前線,三月攻破西平武威兩城,涼州正式納入波斯版圖,益州武都、漢中、梓潼宣布投靠興南對抗波斯。
     
    武陵民亂:起因由神農泉蠱惑眾生,先以良藥治病再謊稱來自桃源仙鄉,將多名年輕男女擄往山區,武陵太守向外求助,五人自告奮勇前去救出。
     
    神農泉密典:救治武陵居民後,偕同唐門弟子殺入神農泉老巢,但令人意外的是神農泉教的暗門後藏著一本密典,上面記載的東西讓眾人極盡憤怒與痛心。
     
    第七章,惡運之兆。


    受困西涼狄道:武威守將董謙之與西平守將司馬瑯兩將與五百兵馬受困狄道,成都太守下令派精兵救援,天水太守卻派兵鎮守祁山,長安太守則派出軍隊擊潰狄道受困兵士,董謙之與司馬瑯戰死,此事使興南國下令對雍州進行攻略。


    雍州之戰:哀帝二十七年九月,武都集結一萬兵力強攻天水,漢中則派出一萬鐵騎偷襲長安,並向梓潼調度兵力鎮守漢中並包夾五丈原,此戰因為長安守將判斷失利遭到斬殺,天水守將則擋下武都軍勢但幾十天後宣布投降,天水太守被關押大牢,此時韓湘綾一行人正秘密在陳倉一地進行任務。


    淮南反叛(合肥之戰):哀帝二十八年四月,壽陽太守宣布脫離黃漢,並與建業而來的軍勢在合肥遭遇戰鬥,兩敗俱傷。


    揚州收復:哀帝二十八年十月交州二城交趾與南海派軍支援,交趾太守親上前線,九真(今越南北部)部落也派五千精兵支援,建安、柴桑、壽陽大舉打下建業與吳城,並將廣陵與壽陽做為前線。


    荊北投降:荊北五城在二十八年十二月最後一天宣布投降,壽陽改稱壽縣。


    第八章,開端的開端。


    洛陽會戰:哀帝三十一年,興南改為南,南武帝與苗軍五路大舉侵攻北方,三路進攻洛陽,此時洛陽天下毒雨。


    洛陽淪陷(摧毀毒龍塔):哀帝三十五年三月,四年僵持,洛陽遭南武帝攻陷,波斯從涼州撤退。


    運河追擊戰:三十五年四月初,隨戰艦由淮陰追擊楊昭至蓬萊島。


    第九章,因果:一切的真相就只是當初的錯誤,五十年前黃漢文帝他的選擇造就了一切,流轉儀從新轉動給的是機會還是?


    角色經歷之戰役(不包含小戰鬥)
    上官雅臣擊退戰:一代劍豪之子,有著超越父親的劍技,必須齊心協力否則死路一條。
    徐果救援戰:星官十六侍之梁芳,一刀一盾攻守皆宜,大理國通緝犯,必須齊心協力否則死路一條。
    朱提暗殺戰:秘密暗殺朱堤這個撕裂漢苗關係的狗雜種,眾多苗族暗兵加入行動。
    武陵郡救援(神農泉剿滅戰):衝入神農泉邪廟大殺特殺,眾多唐門弟子加入戰鬥。
    狄道救援戰:扭轉兩員大將死亡的事實,脅持天水太守派兵支援。
    陳倉埋伏戰:以計謀使長安太守顏向錯估戰情並射殺長安大將顏魁。
    天水潛入戰:由地道入侵,脅持天水太守開啟城門或說服天水太守開啟城門或殺死天水太守
    洛陽逃亡戰:協助洛陽居民逃出洛陽,星官柳飛,慣使雙爪,。
    廣陵、淮陰、淮南運河追擊戰:此為一個月長的海戰,必須擊殺所有星官侍或以火砲炸毀星官侍分船。
    蓬萊仙島決戰:殺死魔化的楊昭以及峨莫塔塔,炸毀流轉儀、接受命運、遭流轉儀吞噬,三條路線。(此三條路線關乎本傳會用何種故事進行)
    回溯之戰(秘密關卡):回去五十年前,殺死密謀者。












    名詞介紹(次要人物)
     
    岑昆:曾任壽陽青天府補頭二十年之久,而後轉任青天府令統領所有壽陽補快,就像是警察局長一般,他為人耿直待人體貼,雖然年近六十但仍然意氣風發,深受部下 信任近年不斷培育接班人,他曾為了某奇案失去了妻女,壽陽韓家慘案命補頭搜查後便無故被撤換也無故失蹤,事件發生前出場。
     
    唐金鳳:黃漢哀帝十九年,掌門唐天樓為保護唐家堡居民身中多箭慘死當場,其姐唐金鳳接下掌門並帶領剩餘居民與弟子退往青風湖,冷漠殘忍是別人對她一貫的評 價,曾接過許多殺人的差事,但滅門事件後她只看人做事,心態也沒有以前那樣唯我獨尊,待人也明顯和顏悅色許多,南遷事件首度出場。
     
    徐果(蘇我櫻):由經商的叔父蘇我鐮足引薦去洛陽當留學生的扶桑少女,原本能在洛陽完成學業,卻因為朝廷的某些原因追殺不得不與叔父逃離洛陽,來到淮陰準備逃出中國,鐮足上了船徐果則被人衝散,徐果要鐮足直接回出雲,她能照顧自己,鐮足則在船上以飛鴿傳書的方式向昔日生意夥伴唐金鳳求救,唐金鳳則派唐門弟子找尋徐果的下落,徐果是一個沉穩智慧的內向女孩,她能說一口流利的漢語,也對機巧工法(器械製作)有一套,在故事中是一個穿針引線的角色,而她的祖先也是大有來頭,通緝令事件首度出場。
     
    王皇后:本名為王貴瑛,鄴城表演雜技的尋常女子,在楊昭某次巡視召入宮內,她萬般不願但也無可奈何,但令她意外的是楊昭卻在第一天便將其軟禁,讓她活在冷宮,只給她吃餿掉的食物並要後宮佳麗照三餐報以穢言穢語,在塔塔來後便將她放逐,而被虐待原因也只有她和楊昭知道,她沒有跟任何人說過為何被軟禁的真相,貴瑛原為行走各地的雜技師,她是一個奔放活潑的女子,但在冷宮內她已經變的沉靜封閉,接回唐家堡後才漸漸放開心胸,她深受唐門上下喜愛,黃漢贏政章節首度出場。
     
     
    峨莫塔塔:波斯王峨莫的小女兒,塔塔只是代稱本名不詳,以政治聯姻嫁給楊昭,外界直指她蠱惑皇帝,但實情不得而知,就根本不用說沒有多少人見過她的長相,不論出入都帶著面紗,出場時間不明。
     
    惡來革:名同商朝紂王大臣,有著一腳踹死熊封號的大理力士,若說大理國王是曹操那他就是典韋,而他的母親是因為從小早產體弱幫他取了這名字,他也隨著這名字成為了一個大理勇士,他慷慨重義但有勇無謀這也讓他吃了不少苦頭,禁抱朴子事件首度出場。
     
    龔皓:曾任壽陽捕快,雖才思敏捷但作風跋扈妒賢忌才,非常想奪取補頭一職,曾與現任捕頭少年時有過節,而在韓家血案發生時曾想暗算補頭,撤換令之後為新任壽陽補頭,所有事件發生前首次出場。
     
    上官雅臣:雖為星官十六侍但卻只為自己工作,父親為劍術大師上官烈,因一把名劍殺死鑄劍師一家,此事受到當時壽陽青天府令岑昆搜查,並在捉捕過程中尚為新兵的捕頭一劍刺死上官烈,使得上官雅臣從小就燃起復仇之念,一路跟蹤到了破廟,復仇之計就要完成時,遭眾人協力反擊身亡。
     
    艾莉:身份不明的蒙面女子,時常會出現在主角群附近,大漠黃沙郡郡主,雖說如此她卻不是西域人士,沒有人知道她活了多久,因為大理國在幾百年前也曾經出現自 稱艾莉的清靈郡主,傳說她是鬼魂或神仙,也有人說艾莉之名只是一個組織的代稱,組織內所有人都稱之為艾莉,但別想太多了她只是本文作者,碰巧掉到故事裡。
     
    規則(請務必看過):
    單私信。
    接文聊天字體細體大小十六,聊天請用分隔線。
    團隊接文,盡量和其他角色有劇情交流,可自由戀愛。
    請確定自己是否能夠持續接文,倘若想退出請私信給我。
    請盡量不要崩角,若被崩角了也不要生氣,在我這互相討論最重要。
    接文能盡量表達出自己想說的,不太少不太多只求接的有重點。
    在這文筆其次,不要怕接不好,劇情不明都可以討論,盡力就好!
    分歧劇情會以顏色區分,代表可以多方進行劇情。
    請熟讀團接版規以免黑單或之後不必要的衝突。
     
    單單需求角色:壽陽青天府捕頭一名、韓家侍女一名、韓家家衛兩名、唐門高階第子一名、苗族大理特務一名。
    藍字為滿
    壽陽青天府捕頭:(必為男性,可以的話請優先選擇。)
    韓家侍女一名:(必為女性,可以的話優先選擇。)
    韓家家衛兩名:(性別不拘,可以的話優先選擇。)
    唐門特務一名:(常來買藥的唐門秘密弟子,慘案後奉命護衛。)
    苗族大理特務一名:(與韓家交情良好的苗族特務,慘案後奉命護衛。)


    角色名:
    對外代稱:(韓家血案後所取的新名)
    年齡性別:
    外貌衣著:
    個性:
    手持兵器:(選唐門者必須使用毒藥、短兵器、暗器、陷阱。)
    人物背景:
     




    角色本名:韓湘綾。
    對外代稱:夙心(平素的心願)
    年齡性別:十七歲女性。
    外貌衣著:素綾白衣青髮帶,不配戴多餘首飾,正如一般女性會穿著的衣物,背了放置針與布的白布包,面容端麗屬於清秀類型,身形修長勻稱皮膚白皙,似乎跟家中健康的飲食有關。
    個性:因為完好的家庭教育,總樂觀的面對事情,在醫館內不論煎藥小童、配藥大叔、貼身侍女、隨侍家衛都待之如親,在外細心親切為病患治病,對她來說每個人都應該被善待而不是為了建立什麼形象的想法,但她也有一般人所有的任性、固執、脾氣。
    手持兵器:麻藥迷香、護身小刀、針,由於不諳武藝有什麼都會用什麼拿出來防身。
    人物背景:淮南壽陽人,出生在荊南長沙湘江橘洲上,從小就展露華陀在世般的醫學才能,與其父母的人望極高,時常奉父母命到偏遠處給人看病,通常也肩負採藥重任,雖韓家不算豪門望族卻也有一定財力,時常被喚作大小姐這也讓她感到困擾,因與兩名家衛在外地替人採藥治病,血案當晚並未遭到波擊,回到壽陽後並未受到打擊而是堅強面對一切,照父母遺書所命從淮河離開壽陽另謀生路,但湘綾卻選擇查出父母長久以來隱瞞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