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頁 >   > 

    何物坊《12/04,柒》

    發表時間:

    壹、

      臘月初八,時值卯,朝霧瀰漫四方,為本就冷清的宅院更添了些涼意。
      
    云如瑺向來慣在這個時辰起,此時正在貼身丫環的伺候下淨著身,因著些許潔癖,她倒是天天沐浴兩回。
      
    「小姐,今兒也要外出麼?」
      
    「嗯,得把餘下的繡線添足才行。」
      
    隔著絲竹屏風,云如瑺的聲音稍顯模糊,但還是不難聽出其中的羞赧。
      「小姐的嫁衣還差幾處繡花,瞧著越來越像模樣了。」
      清玉打趣地笑著,一邊與清荷一道替自家小姐挑選合適的衣裳,一邊又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放在一旁的緋紅色綢緞開口道:「說起來,那裴公子對小姐真是好,著人送來棋譜不說,連棋盤也一併送了來呢。」
      誰不知道她家小姐最喜歡下棋?街坊鄰居都曾互相討教過棋藝,也都說云家的二姑娘棋藝精湛,連男人都與她棋逢敵手。
      云如瑺聽了清玉的話語,臉上紅撲撲地暈了開,不由嬌嗔著讓她別說了。
      在一旁的清荷就沒那麼活潑了,但也是笑瞇了眼睛,乖巧地捧著衣裙繞到屏風後伺候自家小姐穿上,就聽清玉一邊忙活一邊又說了些那裴宇道的好話,惹得云如瑺羞得抿緊了嘴,卻是止不住的嘴角上揚。

      云家宅邸坐落在京城的邊角,地方也算不上多大,不過云家人口本就不比尋常官家多,下人們擠一擠湊合著倒也熱鬧。
      「走吧,先去給娘親請安。」
      簡單地妝點了儀容,云如瑺囑咐清荷帶上足夠的銀兩,是打算與娘親說個兩句就順道出門,也不會誤了時辰。
      主僕三人前後出了廂房,撲面而來的寒風讓云如瑺不自覺地緊了緊斗篷,腳步也隨之加快了些,不多時就到了舒心院的門口。
      正在廂房門前掃著雪的老婦人抬眸瞧見了她們,匆匆擱下畚箕就笑著迎上前。
      「給二小姐請安,夫人這會兒才剛起呢。」
      「李嬤嬤快免禮,我便直接進去吧。」
      她便是蘇氏的陪嫁嬤嬤,當初也曾跟著蘇家過上幾個褐衣疏食的年頭,算是共患難的感情了,即使云如瑺並未曾體會過那段日子,卻也是十分地敬愛她。
      云如瑺的娘親蘇淺淺是當今知名書院蘇家的么女,但蘇家蘇長老造辦書院前也不過是一介布衣書生,蘇淺淺也不同一般千金,對粗茶淡飯很是慣習,卻也生了一點坐不住的玩性,雖說這點性子也連帶著遺傳給了云如瑺,但因為云家教養得宜,云如瑺仍是妥妥當當的嫻靜溫雅。
      「夫人正念著二小姐呢,這不,都說母女連心真不是假。」
      前來應門的是貼身伺候蘇氏的丫環碧靈,眉目生得十分清秀,聽聞當年是娘家人硬塞過來想順道過給云軒云小太傅當通房的,豈知碧靈與蘇淺淺主僕情深,人家小丫頭倒是不願摻和這檔子事。
      不過云家本就是秉持著「男不納妾女不為妾」的宗旨,倒是令許多姑娘家稱羨。

      而說起云家的云太傅,那名聲在京城也是叮噹作響。
      世人所知的云太傅有兩位,一位是當今天皇老子的輔政先生、云如瑺的祖父云景之;另一位便是云如瑺的父親、也是小太子的啟蒙之師云軒。
      由於十分受皇上器重,宮裡嬪妃遇上他倆自是要禮讓三分,太后娘娘的態度也是十分禮遇。
      然而云家父子更加為人所知的,便是其直言不諱的諫言。
      在官場縱橫數十載的云景之暫且不提,今年已過不惑之年六載的云軒自考取狀元入宮以來便承了父親的衣缽,在官場上那是步步青雲,也順利地當上小太傅如今也滿了十五載。
      但云軒同時也繼承了父親的性子,不收受賄賂,也不貪不汙,與其父在宮中可說是並喻清蓮。
      誠然,因著皇上事事相問,又傳有云家左右著國事一說,得罪某些高官也是無可厚非。

      作為一介女流,又是尚未出閣的女孩兒,云如瑺自是不會被告知官場上的情形,但她也不是個傻孩子,單看家中環境甚至不比下品官員來得富裕,也能猜出一二。
      
    但想來爹娘是不想讓自己擔心,她也就裝作什麼都不懂了。


    源自團體接文版:【何物坊】
    已取得作者同意改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