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頁 >   > 

    【花妖傳】圍繞著花妖的故事,探索著最終的結果。

    發表時間:

      佛說: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


      生老病死象徵著任何生物的生命過程,不論動物植物甚至物品都有壽命。

      他們的情感豐富,望著可以幸福。

     章節。

     《壹》僅冬綻放,惟離勿忘。

      當我有自我意識時,眼前出現一張雪白般的臉龐,他輕柔地撫摸著我的花瓣笑臉盈盈地說。

      「一個人嗎?我也是,這麼凍的天還開得如此漂亮,辛苦你了。」語氣溫和又帶著一絲孤獨感,說完他摀住嘴開始不停地咳嗽,咳到蒼白的臉都漲紅,雙眸泛出淚水,依舊用掛著虛弱的笑臉安慰我說他沒事。
      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凡人的溫度,也是我第一次為了凡人而心動。
      可是我偏偏只能在冬季開花甦醒過來,其他時間都在沉睡。

    ──「好想變成人。」


      這冬天時常走的路旁多了一朵小花苞,顏色彷彿晃眼就會消失在茫茫雪中,走近一觀,竟真是朵花,而且還未因寒冬死亡,真是奇景。
      之後多次從這路過也漸漸把它當作聊天對象,實在可笑,家族中體弱異病的大少爺在跟路邊的小花做朋友,被其他親戚見到絕對會更……不我想與誰交友是我的權益,它是我的朋友,還是摯友。
      跟那些裝模作樣的人不同,它不會說話卻像是很懂我般回應,這許是錯覺,可幾年下來它還是在此,真如同陪我那樣不願在冬日結束時離開,只是沉睡。
    ──「如果它是人就好了。」

      我們這般相處下來,也了解他的所有趣事壞事,我的修為慢慢也上漲,說不定真的可以化人。
      但,他是否越長越大越高?
      這凡人的年齡可否撐到我化形?
      我好害怕,所以不斷加快修練進度,修練時是聽不見外界聲音,靜心修練到後面發現,他來的次數變少了?是我沒理他的關係嗎?
      過多久了?一年、五年還是十年?
      我僅能在冬季醒著修練,時間已經比一般妖族還要少,若他離世我該如何支撐下去?

    ──「待我化形,你要等我。」

      這夏暑,如往常我通過那冬季才開的白花邊。
      我私下給她取名叫雪藏,因為她被雪埋沒像是被藏起一樣,明年冬天又會綻放真的好似被埋藏的寶藏般稀有。
      但除冬季外她總是在春眠夏眠秋眠,不似動物不似植物,其他季節每每路過她若當日陽光太盛我都會用自身所帶的飲水多幫她滋潤些,深怕她會撐不過這豔陽烈日。
      可惜今天是我最後一次為她澆水,我將遠走到一處無人知曉自己的地方,望她可以保護自己,冀望她在我回來時還在這。

    ──「沒想到會有分離的時候。」


      《貳》旁花非草,郎情斯薄。

      《參》落入池塘,如似鴛鴦。

      《肆》同魂異人,同夢異枕。

      《伍》心曾為伊,問生卻迷。